描寫杭州話的八年級作文

高二作文 時間:2019-07-18 我要投稿
【www.enqfyj.live - 高二作文】

  奶奶是杭州人,雖然年紀輕輕就嫁到溧水,可仍對杭州有著深厚感情。若要說起杭州,吃的美食,穿的絲綢,玩的景點,她可是樣樣精通,如數家珍。

  真正的杭州特色,我覺得是滲透到奶奶思想中的方言,總讓我們在不知不覺中跟她一道回到杭州。小時候,我最愛聽奶奶說杭州話,雖聽不懂,但總覺得那種語調聽上去別有韻味。奶奶對杭州話也有很深的認識,她說杭州話屬中國古老語系之一的吳語語系,同時也具有“半官語性”半京語性”的特點,這些術語,我問了教我們的諸夫子老師才弄通。

  外地人初聽杭州話,總會說:“杭州話好像有種京腔的味道。”對啊,奶奶說的杭州話就是這樣,差不多每一句中都會帶個“兒”音,雖然她學會了溧水話,但總掩蓋不了那兒化音,早上起床她總會說:“慧慧,幫奶奶找雙襪兒。”這話換了外婆,一定是說:“慧慧,幫外婆找下襪子。”這類日用品中她喜歡帶“兒”,什么帽兒,鞋兒,掠兒(梳子);食品亦是如此,麻花兒,鹵菜兒,肉圓兒,不一而足……

  奶奶對小孩的昵稱帶兒化音的也特別多:“毛毛頭兒”(特別小的小孩子),“男牙兒”,“姑娘兒”……對不同職位的人同樣有特殊稱謂:“頭兒”,“大蓋帽兒”,杭州話形象生動,能夠以一種物品來代表一類人,這大概就是活用了諸夫子所講的借代的修辭吧。對了,奶奶帶我出去玩,她總會說“要子兒”。看到電視里的模特,總會說:“條干兒,真不錯!”最有趣的是說某人六神無主,心神不定,心不在焉總會隨口說:“魂靈兒沒的”,“魂靈兒嚇出的”。把“靈魂”調了個頭,聽起來倒也新奇,別有一番妙趣!

  講到杭州話,不得不提到它的語法。杭州話習慣將賓語放在動詞前,像“我飯吃過了”,正常語序是“我吃過飯了”,杭州話的說法,如同諸夫子教文言文時所講的賓語前置,我當時就詫異諸夫子為何不舉這個例子,大概他不了解杭州話。這種賓語放在前,雖然聽起來有些別扭,但交流起來也不覺得難懂。

  杭州話更喜歡形容詞重疊:胖乎乎,瘦節節,空落落,別有書面語的韻味。杭州話還有特殊說法,如把“下”念成“落”,像“太陽落山”,“落雨”。有時候,講話時還要帶上“嗒”:“有趣嗒煞”……

  從兒化音、疊詞再到各種各樣的語音特色;我不禁感嘆:杭州話亦是有趣。我對這種有些怪怪的方言產生了濃厚的興趣,便通過各種渠道了解杭州話。原來,在古代,由于中原文化的融入,特別是北宋后期的戰亂,大量北方移民遷入杭州;南宋建都臨安后,更是“士庶服飾亂常,聲音亂雅”。于是,杭州就逐漸成了吳越文化與中原文化不斷交流滲透的地方,語言有北方音韻,也不是怪事了。

  寫到這里,耳畔仿佛又聽到奶奶的杭州話。想想:杭州話真是有趣!

熱門文章
时时彩计划